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AlexBB | 25th Aug 2008 | All About Me | (961 Reads)
故事回到中三那年:這名老師第一年到我校教書,又有幸成為他的第一批學生。他當年廿幾歲,什麼名字?就姑且叫他Nuri。起初覺得他教得不錯,而且頗為親和,然後然後,中四那年,他當了我班的班主任。

人心肉做,任何人也會偏心的。不過若果老師偏心至太過出面,愛錫的學生可以胡作罔為的話,其他人肯定看不過眼。開始發現他喜歡攪小圈子,這很明顯我不是這個圈子內的人。那時年少氣盛,讀書又不錯,其他老師又對我不錯,於是,我慢慢起革命,跟他攪對抗。

最最經典一役是:中五周年旅行,他強力推介去遠足,而中四那年我們已經跟他遠足了。他當然率先向其圈子的學生放風,叫他們支持他,而我,偏偏向其他同學推介去長洲。那年的他,一直聲稱很民主,結果嘛,當然是長洲獲勝。Nuri面黑黑的跟我們去旅行,全程面黑不投入,我們哪會理他,玩得高興就是了。經此一役,全世界也知道,他唔妥我。

唔妥又如何,我在很多老師心目中是好學生啊!不過,冤家路窄,中六中七,很是不幸,又是他當我的班主任。那時開始發現他教我們唸的字詞的英文發音很多都是錯的,不過沒所謂吧,他教的那科只需寫不用考Oral。他繼續玩小圈子,可惜,天網灰灰,他那班愛徒走堂鼠出街玩,又偏偏給我知道。我知道跟他說是沒用的,於是,那年我寫了封匿名信給校長,之後當然好戲連場。那班愛徒被記過,而Nuri嬲過乜,因為聽聞他也被怪責。

畢業後,每次回校遇見他,我都盡量避,費事唔知講乜好。他也同樣跟我話不投機,也十分配合的跟我玩閃避球。再過幾年,什麼也是歷史,我遇見他也會叫他一聲,可惜嘛,一直知他小器,他會用一副不大老黎的咀臉來交換。

我想,你沒有禮貌是你的事,當了這麼多年人也是這樣,難怪在學校人緣麻麻。

今天下班後,到了大有的唱片店找Damien Rice的9(很幸運,O那張,我在二手店以六十八大元買了張Double Album Pack,為何突然買他的唱片?嗯,突然愛上了。)當我又那麼幸運的找到唱片之後,抬頭一望,噢,是Nuri。我先是愕然,然後跟他微笑點頭。他呢?這次更勁,當我透明,視而不見。

老細,我都畢左業十六七年,你都幾記仇囉。

Anyway,我很少不喜歡一個人,這個是少數例子。但正如之前提及,事過境遷,什麼也是歷史,我也犯不著要跟自己過不去,畢竟他也是我的老師,我也應該對他有應該的尊重。

至於他怎樣回應,是他的權利。